缺席信貸盛宴外資行下半年謀翻身

來源: 信貸     發佈時間: 2009/9/8 下午 04:38:25   返回  打印
“今年是內地外資行挑戰非常大的一年。”9月4日,一家大型外資法人銀行的高管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無奈地表示。上半年,外資法人銀行缺席了7萬億的信貸盛宴,其信貸規模和盈利均同比下滑,市場份額丟失。
“今年是內地外資行挑戰非常大的一年。”9月4日,一家大型外資法人銀行的高管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無奈地表示。上半年,外資法人銀行缺席了7萬億的信貸盛宴,其信貸規模和盈利均同比下滑,市場份額丟失。

綜合分析東亞銀行[27.35 0.74%]、渣打銀行、匯豐銀行等具有代表性的外資法人銀行的中報數據,其內地信貸大多同比不增反減。如東亞銀行比去年同期減少約50億港元,匯豐銀行則減少約20億美元。

另據記者了解,今年上半年,外資銀行在滬機構的盈利達到29億元人民幣,這個數字相比去年同期同樣要遜色。

不過,多家外資行高管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下半年隨著經濟形勢的轉變,以及內地銀行信貸放緩,他們將積極增加信貸投放。

信貸增速均同比下滑

在今年上半年中資銀行投放下高達7萬億信貸的大背景下,外資銀行的信貸增長卻是普遍同比下滑。

中報顯示,今年上半年東亞中國資產總額1329億港元,負債總額1106.28億港元,客戶貸款額達到801.69億港元,中國業務淨利息收入14.5億港元,非利息收入1.84億港元。

與去年同期相比,客戶貸款減少了約50億港元,不過淨利息收入增加了4000萬港元,非利息收入則減少了約1億港元。

受此影響,該行內地業務增長有所回落。 2009年上半年,東亞中國除稅前盈利7.31億港元,與2008年上半年相比,除稅前盈利減少了約1億港元。

實際上,自去年以來,東亞中國的母行東亞銀行經歷了交易員違規事件、業績下滑、香港儲戶提款事件,經營穩定性遭到了一定影響。

匯豐銀行的內地業務亦遭受挑戰。其上半年中國內地客戶貸款淨額達到107.8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126.5億美元相比,下滑了約20億美元。

匯豐在中國內地(包括聯營公司、中國內地其他地區)的除稅前盈利總計7.52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盈利9.07億美元相比,下滑約1.5億美元。不過,這也包括匯豐入股的平安保險集團、興業銀行[33.77 1.50%]上半年貢獻利潤減少的因素。

渣打銀行公佈的數據則顯得稍微樂觀些,在中國的收入增加22%至3.72億美元,產生於中國但簿記在其它市場的收入增加60%,稅前盈利增加137%至1.35億美元。

但記者通過中報進一步分析,內地業務的收入增長主要來源於私募股權變現,存貸款業務對收入的貢獻非常有限。

具體來說,渣打銀行的內地業務主要由商業銀行和個人銀行業務組成,其中商業銀行貢獻了主要盈利。不過,渣打內地的商業銀行業務上半年上升29%至2.95億美元,主要是由私募股權變現增加所帶動,如果不包括私募股權變現,其在中國的營收同比大致持平。

渣打的個人銀行上半年收入達到7700萬美元,但由於仍處於投入期,其支出達到了1.14億美元,因此最終個人銀行仍錄得經營虧損3600萬美元。

金融危機中,各家外資行都嚴格控製成本,因此內地網絡的拓展力度也大不如前。不過中國市場作為其重點市場之一,他們仍然增加了投入。

匯豐在內地除新增兩間村鎮銀行外,今年上半年新增8個網點,目前網點總數達到80多個;東亞中國上半年先後增設4家支行,並設立了1間24小時自助銀行中心,使得中國的業務網點共增加至71個;渣打則騰出資源投資3間分支機構,使網點數目增加至54個。

下半年爭搶信貸

記者從多家外資銀行高管得到的信息顯示,外資行缺席上半年的信貸盛宴,有著難言的苦衷。

客觀束縛之一是,外資行內地存款增長有限,難以支撐信貸快速擴張。

“對外資銀行來說,滿足75%的存貸比監管指標非常不容易。在中國,外資行吸收存款不容易。就比如說渣打,我們從2004年的7個支行1個分行發展到現在 37個支行15個分行,並能保持一定的收入增長、一定的存貸比,這不是一件想當然的事情。”渣打大中華區主席曾璟璇曾告訴記者。

另一家外資行高管表示,對於外資行來說,存款的期限往往是1-3年,但中長期信貸則需要長達10年甚至30年的期限,短存長貸,資產嚴重不匹配。

實際上,外資行面臨的共同問題是,長期以來的信貸對象主要是跨國企業,業務優勢主要在於貿易融資、現金管理等,但上半年外貿形勢嚴峻,使得這方面的信貸增長有限。

而面對國有大企業和地方政府背景的各類基建項目,外資行不僅缺乏經驗,更缺乏“關係”,根本無力與中資行競爭。

不過,或許這種情況在下半年將有所改觀。一家外資行上海分行高管告訴記者,下半年很多中資行可能會收縮信貸,這將為他們下半年“發力”提供市場空間。

“當前的危機已過去,內地政府再次以健康增長為目標。此種新的經營環境對東亞中國非常有利,管理層預期在今年年底將達到業務目標。”東亞銀行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李國寶如此表示。

另一位股份制銀行上海分行人士則認為,前一年中資銀行受規模控制時,不少客戶就被外資行“搶走”,下半年也可能出現類似情況。

事實上,一些外資行已開始嘗試尋找那些他們曾經望洋興嘆的機會。

今年9月初,全國地方規模最大的對外經貿集團企業——註冊資金為30億的重慶對外經貿(集團)有限公司掛牌,渣打銀行立即瞄準機會,與其簽署協議,在信貸原則允許的情況下,在5年內向重慶對外經貿投放人民幣70億元貸款。

同時,渣打銀行利用國際銀行的優勢,將根據對外經貿集團全球戰略發展與全球業務擴展的需要,為其提供包括外匯避險、貿易融資、國際清算以及資金融 通等在內的全面金融解決方案。鑑於國際金融市場的各類風險,渣打還將利用其在全球股本和固定收益相關風險管理解決方案這一領域的經驗,為重慶對外經貿提供 國際商品風險管理解決方案。

“從目前來看,外資行的優勢還是在國際網絡,並由此帶動整體業務發展。”分析人士評價。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