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貸狂潮暫時歇步

來源: 信貸     發佈時間: 2009/8/12 下午 03:26:49   返回  打印
正如上半年每月的信貸預測都落後於實際增長一樣,7月份,信貸回落的速度也同樣超出了市場的預期。
正如上半年每月的信貸預測都落後於實際增長一樣,7月份,信貸回落的速度也同樣超出了市場的預期。

8月11日央行公佈的7月份貨幣信貸數據顯示,當月人民幣新增貸款僅有3559億元,遠低於此前約5000億元左右的市場預期,更低於此前月均萬億以上的增長。

這是一個明顯的信號!

上半年以“擴規模”為主的信貸導向,正在向“控規模、調結構”快速轉變。如同上半年來勢洶洶的信貸狂潮一樣,下半年轉變的速度同樣立竿見影,而主角依然是四大行。

據本報記者從多家銀行綜合匯總數據顯示(數據來源下同),7月份,工行、農行、建行、中行的當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分別為:339.52億元、17.12億元、554.81億元、738.88億元。相較於上半年動則千億以上的信貸增長,其回落速度明顯。

就原因而言,自身策略轉變和規律性調整、監管風險提示及窗口示意等,共同推動了本次的回調。

大象轉身

從一季度到二季度,各大國有銀行的信貸增長不斷勇攀高峰,但勢頭從二季度末開始迅速減緩。

匯總數據顯示,今年1季度,工行、農行、建行、中行的新增人民幣貸款分別為3960億元、2634億元、3972億元、3740億元。

2季度,這個數據明顯有了超越。 2季度,工行、農行、建行、中行的新增人民幣貸款分別為4688億元、5955億元、3309億元、6494億元。

儘管從2季度整體數據來看,股份制銀行開始從5月份開始發力,在新增貸款中的佔比較一季度明顯提升,但是整個二季度,信貸增長仍然是大行的天下,且大行的地位愈發穩固。

2季度,四大行新增人民幣貸款約為15759億元,佔2季度全國新增人民幣貸款2.79萬億元的比例約為56.48%。佔比較一季度增長明顯。 1季度,四大行新增人民幣貸款約14306億元,佔1季度4.58萬億新增人民幣貸款比例約為31.23%。

由此可見,在2季度整個銀行體系新增貸款較1季度大幅下滑1.79萬億元的情況下,四大行收縮之勢並不顯著。

但進入7月份以來,形勢開始快速轉變。

7月份,工行、農行、建行、中行的當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分別為:339.52億元、17.12億元、554.81億元、738.88億元。

這一組數據與6月份的增長相去甚遠。

6月份,工行、農行、建行、中行的當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分別為:637.99億元、1776.07億元、787.64億元、1765.52億元。

加速上述轉變的原因,除了受到自身季節性調整規律影響外,更重要的在於相關管理部門的頻頻風險提示、及信貸增長的窗口指導。

某國有銀行公司業務部管理人士告訴記者,迄今該行今年的信貸計劃已經完成差不多了,後續的信貸增長空間已經明顯受限。儘管上半年為衝規模而大量投 放的票據會在下半年有所釋放,但是單家銀行最多釋放的規模也就1000-2000億元。這相對於旺盛的信貸需求,可謂杯水車薪。

象步緩行,幾乎是下半年註定的命運。

策略有別

事實上,即便當下進入調整期,上半年各大行的信貸增量也已經巍巍可觀。

截至7月末,工行、農行、建行、中行的新增本外幣貸款分別為:9085.11億元、8734.34億元、7853.04億元、11406.25億元。較年初增速分別高達20.73%、28.40%、21.39%、42.82%。

一個明顯的變化是,進入二季度以來,中行在四大行中異軍突起。由一季度在四大行中的新增貸款排名第三,猛增到第一名。由此導致新增貸款排序由一季 度的建行(3972億元)、工行(3960億元)、中行(3740億元)、農行(2634億元),迅速轉變為中行、工行、農行、建行。

二季度,成為改變整個市場排序的關鍵。二季度,中行以新增人民幣貸款6494億元,傲居群雄,幾乎是建行當季新增貸款的2倍。

從信貸調整戰略來看,2季度,除了中行在迅猛突圍外,工行和建行都分別主動放緩了信貸投放節奏,建行2季度的人民幣信貸增長甚至少於1季度約70億元。

一二季度的明顯分化,彰顯了四大行各不相同的信貸戰略。

中行的戰略獨樹一幟。借助上半年信貸規模管制取消的“天時”,中行將此視為“一次難得的發展機遇”,為此中行董事長提出了18字方針,即“擴規模、調結構、做品牌、練內功、降成本、上水平”。在加大拓展海外業務的同時,更重在調整國內業務。

為此,中行主要打準了客戶戰:即加大重點行業、重點客戶、重點項目的營銷力度。為保證履行效率,中行今年大刀闊斧地進行了考評的轉變,重在考核市場份額、大客戶營銷等。

在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後,客戶能否提款是核心問題。為此,中行採取了“步步為營,緊盯客戶”策略,“要求各個分行領導必須密集走訪客戶,並將走訪情況向上匯總”,這成為支撐起1.1萬億信貸新增的主要原因。

而相較於中行的迅猛拓展,工行和建行則在本輪信貸大潮下,保持著“審慎”作風,並主動在二季度開始控制信貸增長。

建行相關人士透露,該行年初利用項目儲備優勢,主要履行的“出手快、出拳重”的方針,到2月末新增貸款就已經達到3582億元,成為四大行中的榜 首。但從3月份後,該行即將工作重心轉向“抓基礎質量管理”,重在加大風險防範和貸款管理,“明確要求不衝時點規模”,貸款節奏明顯放緩。二季度貸款增幅 比一季度下降近10個百分點。同時,著重控制票據業務,上半年新增票據貼現881億元,佔全部新增貸款規模僅為12.43%。

在控風險的過程中,建行加大了信貸退出力度。將不符合產業規劃等的項目大力退出。年初建行製定了415億元的退出貸款計劃,後又將此擴大至600億元以上。

工行與建行類似。工行公開表態認為,“沒有清晰的信貸投放戰略和嚴格的風險控制措施作為保障,過快的信貸增長很可能在將來形成大量不良隱患。”二季度以來,工行同樣主動壓縮信貸規模,6月、 7月工行新增貸款僅約為640億元、330億元,在四大行中位居其後。

業務轉型

在策略轉型的同時,各大行的求同存異特徵明顯。

“同”在於,“上規模”都成為各大行的首要任務,並著重向優質客戶集中。

在中行提出18字方針將“擴規模”置於首位的同時,建行也提出了“進、保、控、壓、退”五字方針,農行也將“促發展、調結構、控風險、強基礎、努力推動業務持續有效安全發展”作為準則。

在優質客戶集中方面,建行數據顯示,90%以上的新增貸款投向了A級以上客戶。

“異”在於,各行的具體實施上各有不同。

今年,在中行橫掃信貸市場、傲立群雄的爭霸戰中,工行、建行卻在兩條腿走路:一,主動壓縮信貸規模;二,大幅拓展表外中間業務,將不少新增貸款轉移到理財項下,這樣不僅縮減了信貸規模,而且亦將風險轉移表外。

根據西南財大信託與理財研究所統計,今年前7個月,建行發行信託貸款類理財產品180款。而工行也在加大投資於信貸資產類理財產品發售。

相關人士透露:“如果加上理財產品的發售情況,工建兩行今年的信貸增長可能要大為改觀。”

而工行今年有別於其它行的另一個審慎表現是,基於自身客戶絕大多數為工商企業、貸款主要為流動資金貸款的特點,工行加大了融資結構調整力度,即通過貿易融資產品的創新,形成貿易融資對傳統流動資金貸款的替代。

截至6月底,工行的貿易融資餘額達到3657億元,新增近1100億元,其中,向境內企業上半年累計提供貿易融資430多億元。

至6月底,工行貿易融資餘額在流動資金貸款餘額中的佔比已經達到28.7%,而國內貿易融資業務的不良率僅在0.2%,低於該行全部貸款的不良率水平。

整體而言,國有大行信貸戰略各有千秋。這導致其未來面臨的問題亦有所不同。

就建行而言,其優勢在於新增貸款中票據融資佔比較少,結構優勢明顯,但是其謹慎緩行的信貸策略背後,所暴露出的營銷力度不夠、不同部門的團隊配合 有待加強等問題亦很突出;而工行與農行而言,雖然具有一定的規模優勢,但是由於上述兩大行中的新增貸款中票據融資佔比較高,其未來的結構調整壓力不容忽 視,並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月度數據的大幅震盪。中行而言,儘管其具有規模優勢,但是如何控制未來的信貸風險,壓力不言而喻。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