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信貸季末衝動或止於均衡投放

來源: 信貸     發佈時間: 2009/6/25 下午 04:56:21   返回  打印
從總行管理層、分管信貸的一級分行副行長、基層銀行的信貸業務主管等,不停地出差、跑客戶、參加貸審會……成為這些商業銀行員工最有特點的工作狀態。
6月末,商業銀行上下異常忙碌。

從總行管理層、分管信貸的一級分行副行長、基層銀行的信貸業務主管等,不停地出差、跑客戶、參加貸審會……成為這些商業銀行員工最有特點的工作狀態。

這已是一個慣例,他們“心照不宣”地為存貸款時點指標(6月末的數據)而奮鬥著。 6月24日,某大型銀行安徽分行人士稱,在當地金融辦對銀行的考評辦法中,諸如存貸款的增長率成為重要標準,而測算增長率必須依賴時點指標。

4、5月份,人民幣信貸增量分別為5918億元和6645億元。進入6月份,市場又開始預測當月信貸增量,近日甚至有過萬億的傳言。多位銀行信貸人士坦 言,對於6月信貸,有兩點基本可以斷定,一是當月信貸增量會超過5月份,二是季末“衝高”依然是信貸增長的一個重要因素。

在貸款高速增長的同時,各方也擔憂會出現風險管理不到位等隱患。

今年以來,銀監會已多次提出淡化對規模和速度的考核。上海證券報報導稱,6月銀監會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信貸管理的通知》(下稱“通知”),強調各銀行業金融機構要調整完善相關業績考核機制,確保信貸均衡投放。

時點指標

“跑贏大市”——這個飽含競爭色彩的術語——被一家大型銀行廣東省分行寫入了今年的考核方案之中。

該考核方案顯示,所謂“跑贏大市”也即突出市場份額和系統內貢獻度。而根據當前銀行業的慣例,時點指標是測算市場份額佔比和銀行內部系統內貢獻度的主要依據。

“我們現在還是很強調時點指標,雖然它是勞民傷財的,沒有實際效益。但是一個形象工程,無論是系統內,還是轄內評比,時點指標都是最直接的數據。”6月24日,一家大行東部某市分行的信貸業務主管直言。

在信貸規模控制取消後,銀行更關注市場份額,不進則退。

“即便我們已經完成了貸款的進度計劃,但如果市場佔比下降了,上級行依然會認為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還會追加指標,所以,我們現在必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前述大行分行人士如是說,而市場佔比正是基於時點指標測算而來。

而今年大行搶占市場份額的兇猛,也令股份制銀行的高管們深有感觸。對於政府背景類貸款,如城投、市政企業,“今年一季度,大行採取突然襲擊的戰術,令我們措手不及。”這位股份制銀行高管直言,大行的優勢在於規模和定價。

大行動輒數十億元的信貸支持,以及下浮利率的價格引誘下,一些地方政府平台企業紛紛倒戈。 “前年、去年資金緊的時候,這些企業拿貸款,還有相應的條件,比如留存一定存款。今年大行甚至不講條件往裡面衝。”上述股份制銀行高管稱,“由於大行發放 新的貸款,這些客戶就償還我們的存量貸款,今年至今,我們有的分行貸款依然是負增長”。

為了維持在信貸市場這塊蛋糕的分配額,商業銀行在半年末之際盡可能擴張,是很自然的選擇。

截至5月份,大型銀行的信貸增量已達到或超過去年全年水平,但增長的步伐依然沒有停止。

中國人民大學財金學院副院長趙錫軍錶示,去年底,國家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並出台4萬億投資的刺激政策,其中相當一部分資金 需要銀行信貸配套,這是政策方面應對危機的做法;但現在銀行是獨立的商業主體,有自身的利益訴求和風險控制要求,同時要貫徹政策要求,就需要處理好兩者的 關係。

監管預警

上海證券報報導稱,在標著“特急”字樣的《通知》中,銀監會明確的要求商業銀行要克制規模衝動。

各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行可能將對對內部業績考核機制進行一次調整完善,防止因激勵不當而導致弄虛作假或短期行為。

監管部門也要求,要綜合考慮自身的發展戰略、資本實力、風險管理能力和業務專長,合理確定和調整存貸款及利潤等考核指標。取消對存貸款時點指標的考核,重視存貸款增長的持續性和平穩性,防止月末、季末“衝規模”現象。

接受監管層的意見。此前5個月攻城略地的大型銀行稍稍放鬆了擴張的步伐。

在採訪過程中,一家大型省分行人士稱,6月份以來,信貸增長較為平穩,此前總行已表示要淡化時點考核指標,6月末,分支行也不敢沖得太明顯,“我們每天都能看到數據”。另一家大行省分行人士稱,對於信貸增速,總行要求控一控;並表示此舉應該不會拉開與其他三大行的差距。

一些中小銀行則是另一番場景。作為中小銀行,“我們本來投放就不多,目前肯定還是要加大力度。”6月24日,前述股份制銀行高管稱。

是日,一家上市股份制銀行人士透露,6月初,該行內部下文要求加強人民幣對公貸款的營銷力度,原因是5月末該行對公貸款規模距離上半年的進度要求,還有數百億元的差距,其中,有數家分行未能完成序時進度要求,甚至比年初出現負增長。

“到6月末,如果完成增量任務,還有獎勵。”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稱。

東部沿海某市的銀行人士稱,6月末,大行沖高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在1-5月份,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而現在壓力較大的是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整天找項目,要求做實質性貸款投放”。

嚴控信貸流向

即便受衝高因素的作用,“6月份信貸投入的增加,較之一季度在結構上也更趨合理。”上述東部某市銀行人士稱,因為銀行的信貸投向,已從主要集中於 政府背景貸款,開始慢慢傾向於實體經濟、中小企業;如紡織、船舶行業的企業,一方面企業自身已在調整市場營銷策略和產品結構,另一方面銀行也在加強對這些 企業的信貸支持。

在3月份1.89萬億元的人民幣貸款增量中,票據融資貢獻了3691億元。然而,6月份這一情形或將發生變化。

“現在我們的要求是轉貼不讓做,只能做一些票據直貼。”6月23日,一家中小銀行票據業務負責人告訴記者,而因為目前強調對真實貿易背景,尤其是增值稅發票的審查,直貼業務的開展也非常困難,因為即便有真實貿易背景,但在發票提供上也有困難。

一些大型銀行也是如此。一位銀行票據交易員稱,有的大行從4月份開始壓縮票據貼現的規模(主要是轉出票據),有的大行目前通過轉貼市場買入票據的意願和力度明顯降低,只願意做一些直貼業務。

“我們系統內要求,貸款規模可以上去,但票據的量必須下來,票據貼現佔比要求控制在25%以內。”6月23日,山東農信社系統人士稱。

“無論是否處在什麼樣的經濟周期中,銀行做貸款業務都要考慮是否符合法律法規,是否符合商業原則,是否收得回來,是否與國家產業政策相符合。”趙錫軍錶 示,而監管部門此前提出的一些要求,正是因為有些商業銀行在做業務的過程中,過分強調市場的擴張,而忽略或放鬆了對商業原則、風險防控要求方面的執行;而 所謂放鬆,表示有些貸款可能進入實體經濟以外的領域,比如資本市場、房產市場。

市場預期,監管部門將會採取措施確保信貸資金進入實體經濟。比如,開展貸後檢查,防止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資本市場、房地產市場等領域,防止個別企業利用票據貼現套利等造成信貸資金“空轉”,防止通過貸款轉存等手段虛增存貸款,以及防止脫離客戶的有效信貸需求發放貸款。
回到列表